• <code id="ga9nw"><small id="ga9nw"></small></code>

  • <pre id="ga9nw"><strong id="ga9nw"></strong></pre>

    1. 新闻中心
      首页
      >新闻中心>一线传真

      【魅力徐盐】之七:测量路上“仪”路同行

      ???时间:2019-06-14?【字体:

      测量工作在施工过程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其精细程度直接关系到整个工程质量的成败;测量队作为项目团队的千里眼,标杆所指,千军齐发,宜快不宜慢;测量人员是项目施工的先遣部队,必须要在施工之前为项目冲锋陷阵,分秒必争,才能为项目上场建设争取时间。

      但作为先遣部队的他们,却也是一项辅助性工作,项目刚上场的时候,领导事情多,不可能对测量工作具体细化。因此,哪一处任务重、施工紧,测量队长必须做到心中有计划,手中有标尺,才能提前有序安排,否则全线都将息工等待。

      测量先锋 勇担重任

      王斌斌,现担任徐盐项目测量队长,说起到项目担任测量队长,王斌斌会心一笑,说:“也许这就是与徐盐项目的缘分吧!”2015年12月,他结束了德商项目的测量工作,带着怀孕的媳妇准备回家过年,还挺高兴那年放假那么早,计划着带父母出去转转。作为工程单位的大家都了解,对于工程人来说一忙起来一年多不能回家那是常事,好不容易项目结束能提前回家过个年,心中喜不自胜。结果在临上火车的前半个小时,公司领导给他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尽快去徐盐项目担任队长。他明白新项目进场初期测量工作的重要性,二话没说连夜买了去徐州的火车。

      十二月的苏北地区,寒风袭来,像是能穿透人的骨髓一般,这是王斌斌对苏北地区的第一印象。他匆匆忙忙安排好怀孕的妻子后便去了工地。全线16公里的测量任务全压在了这个不到28岁的年轻人的肩上,他明白这不仅是任务,更是责任。

      “军令刻不容缓”,在与项目领导简单的沟通之后,他便带着自己仅有的一名测量人员去了工地。当时控制点距线路较远,为了方便以后施工,他对沿线的导线点进行了加密,在每个构造物附近引设了导线点。复测开始时,工地还没有正式开工,便道也没有修好,而导线点的位置又距离道路较远,车进不去,所有的测量仪器只能靠人力背进去,所以,全站仪、水准仪、三角架、仪器箱便成了他们每日的“健身器材”。有时复测一个点就要绕两、三公里的路进去,一来一回,身上的衣服全都湿透了,但是不一会儿,衣服又被冻得像铠甲一样坚硬。刚开始那两天,他们中午还回家吃顿热乎饭菜,但是后面为了加快复测速度,索性自带干粮,随便找个地方吃点接着工作。最后,在他的带领下测量队克服重重困难,项目复测任务顺利完成。

      王队长说,“这是我干的第一个铁路项目,相比高速公路施工,高铁的测量工作精度要求更高、测量任务更重,但是高铁设计图纸不提供桩基坐标,而徐盐项目全线共有桩基5408根,当时测量队人员不足,工作量繁重,我们就白天上工地,晚上加班计算桩基坐标并及时报局指测量队复核。”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的加班加点,为项目桩基尽早开土动工赢得了时间。2016年2月4日,项目部首根桩基成功开钻,2月5日凌晨,首根桩基完成浇筑,这也是十五局管段内首根浇筑成功的桩基。

      为了提高计算速度,王队长反复研究设计图纸,利用卡西欧5800和9860型计算器,结合各项曲线参数,自行改编了一套程序,从而解决了野外计算时间长、测量放样速度慢等难题,为项目施工争取了时间。

      聊起最让自己印象深刻的事情王队长说那当属项目支座垫石交接的那段时间:“支座垫石的交接工作直接关系到架梁工作是否能按计划通过公司标段,但是我们又不能耽误公司管段内正常施工的放样工作。因此,我们只能‘两头顾’,白天进行现场施工的正常放样工作,晚上加班加点完成垫石的放样工作,由于夜晚现场工人都下班了,没有工人配合,我们只能自己搬梯子、打手电、钢尺量距、墨斗弹线,最后顺利的完成了支座垫石放样的交接”。

      手握项目“指南针”,那是一份嘱托,一份期待、更是一份责任。当他们用双脚丈量祖国的大地,用镜头看遍崇山峻岭,用墨笔记下一连串的数据时,他们的人生也有了深度、距离和角度。

      千里姻缘“仪”线牵

      测量工作是王斌斌为之奋斗的事业,测量仪器是他朝夕相处的朋友,也不曾想这些仪器竟也成了他的“姻缘线”,成就了一段姻缘佳话。说起与爱人的相识,王斌斌一脸幸福。“2010年7月,学习测量专业的我被分到了公司林长高速项目,一起分来的还有一个学习测绘专业的女生王银霞。那时候大热天的出去测量放线,看着她一个女生拿着仪器要和我们男同志一样上山下沟,我便会主动帮她拿仪器,在朝夕相处间,我们有了更多的交流,慢慢地‘爱情的种子在我们之间生根发芽’”。

      “生活中的知心伴侣,工作中的良师益友”这句话是项目部其他同事对这对夫妻的评价。妻子王银霞是徐盐项目工程部部员,主要负责项目施工计价工程量的复核、绘制电力线迁改平面图。“有时候去工地测量一待就是一整天,午饭时间快到了,媳妇总会打电话问我能不能回来吃饭,这时候心里暖极了,有一个人牵挂着自己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晚上赶不上饭点,媳妇心疼我,就从食堂拿点鸡蛋、青菜和挂面,配上自己储备的火腿肠,给我煮上一碗面。不管白天测量工作有多累,晚上回到自己的屋子,看着媳妇收拾的干干净净温暖的房间,所有的累都觉得值了”,王斌斌说话间隙,王银霞说道:“其实我们两口子算是很幸运的,大多数的工程人都是两地分居,大家都只能顾了工作,顾不了家”。

      听到这里,王斌斌若有所思,在他的内心里一直有件事让他觉得愧对妻子。2016年3月是徐盐项目刚进场施工,工地的复测工作也迫在眉睫,但当时妻子已经怀孕八个月了,要是在这边生产自己肯定无暇照顾。看着丈夫左右为难,王银霞决定回甘肃老家。王斌斌说他请两天假送妻子回家后再回工地,但是看着工地上庞大的测量任务,王银霞说:“没事,过两天刚好有同事回家,我和他一起走,到了天水,我让家里人去接我,你就好好在工地工作,不能因为自己的事耽搁了项目施工啊。”2016年4月,他们的宝宝出生了,王斌斌也是在妻子生产的前一天才匆匆赶回家,照顾了妻子十多天就又赶回项目部了。

      2017年是徐盐铁路建设的关键之年,春节过后项目部施工人员紧缺,这时候王银霞毅然决然地将未满周岁的女儿交给婆婆抚养,自己到工地上班。“那段时间,看着妻子和孩子视频时都在偷偷掉眼泪,我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其实,每次回家临走之时,我都不敢进屋再看看孩子,多看一眼,眼泪就忍不住了。今年女儿三岁了,我陪她的时间加起来还没有三个月……”王斌斌眼眶泛红,哽咽地说道。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于父母而言,儿女便是那根软肋。父母能背着百斤重担前行,却受不了女儿那句“爸爸,我想你了,你什么时候回家?”

      (中国铁建中铁十五局集团一公司徐盐项目部 樊荣)


      企业简介
      中铁十五局集团有限公司前身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第五、六师合编后的第五师,1984年1月奉国务院、中央军委命令集体转业并...[详细]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c蛋蛋博彩安全吗_A爱彩